杜牧张好好诗赏析翻译

杜牧张好好诗赏析翻译_唐诗宋词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白居易,诗词鉴赏,诗词赏析,诗词翻译,白居易介绍,诗词,唐诗宋词,鉴赏 张好好诗 唐代 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


  杜牧张好好诗赏析翻译_唐诗宋词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白居易,诗词鉴赏,诗词赏析,诗词翻译,白居易介绍,诗词,唐诗宋词,鉴赏

  张好好诗 唐代 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来乐籍中。后一岁,公 移镇宣城,复置好好于宣城籍中。后二岁,为沈著作以双鬟纳之。后二岁,于洛阳 东城重睹好好,感旧伤怀,故题诗赠之。 君为豫章姝,十三才有余。 翠茁凤生尾,丹脸莲含跗。 高阁倚天半,晴江联碧虚。 此地试君唱,特使华筵铺。 主公顾四座,始讶来踟蹰。 吴娃起引赞,低回映长裾。 双鬟可高下,才过青罗襦。 盼盼乍垂袖,一声离凤呼。 繁弦迸关纽,塞管裂圆芦。 众音不能逐,袅袅穿云衢。 主公再三叹,谓言天下殊。 赠之天马锦,副以水犀梳。 龙沙看秋浪,明月游东湖。 自此每相见,三日已为疏。 玉质随月满,艳态逐春舒。 绛唇渐轻巧,云步转虚徐。 旌旆忽东下,笙歌随舳舻。 霜凋谢楼树,沙暖句溪蒲。 身外任尘土,樽前且欢娱。 飘然集仙客,讽赋欺相如。 聘之碧瑶佩,载以紫云车。 洞闭水声远,月高蟾影孤。 尔来未几岁,散尽高阳徒。 洛城重相见,婥婥为当垆。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 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 门馆恸哭后,水云愁景初。 斜日挂衰柳,凉风生座隅。 洒尽满襟泪,短歌聊一书。 这是一首关于: 的诗 翻译 赏析鉴赏 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自嘲的杜牧,其实是位颇富同情心的 诗人。公元 833 年(唐文宗大和七年),杜牧路过金陵,曾为“穷且老”的昔日 歌女杜秋,写了悲慨的《杜秋娘诗》;两年后,诗人任东都监察御史,在洛阳重逢 豫章(治所在今江西南昌)乐妓张好好,又为她沦为“当垆”卖酒之女,而“洒尽 满襟”清泪——这就是此诗的由来。 风尘女子的沦落生涯,在开初往往表现为人生命运的惊人跃升。此诗开篇一节, 正以浓笔重彩,追忆了张好好六年前初吐清韵、名声震座的美好一幕:“翠茁 (zá,生长)凤生尾,丹叶莲含跗(花萼的基部)”——这位年方“十三”有余 的歌女,当时身穿翠绿衣裙,袅袅婷婷,就像飘曳着鲜亮尾羽的凤鸟;那红扑扑的 脸盘,更如一朵摇曳清波的红莲,含葩欲放。诗人安排她的出场非同一般,那是在 一碧如染的赣江之畔、高倚入云的滕王阁中——正适合美妙歌韵的飞扬、回荡。 为了这一次试唱,人们特为准备了铺张的“华筵”,高朋满座。而处于这一切中心 的,便是张好好。 此刻,她正如群星拱卫的新月,只在现身的刹那间,便把这“高阁”的“华筵” 照亮了。为着表现张好好的惊人之美,诗人还不忘从旁追加一笔:“主公顾四座, 始讶来踟蹰”。主公,即江西观察使沈传师(当时诗人正充当他的幕僚);“来踟 蹰”,则化用《陌上桑》“使君从东来,五马立踟蹰”之意,描写沈传师在座中初 睹张好好风姿的惊讶失态的情景,深得侧面烘托之妙。 然后便是张好好的“试唱”,诗中描述她在“吴娃”的扶引下羞怯登场,低头 不语地摆弄着长长的前襟;一双发鬟高下相宜,缕缕发辫才曳过短襦——寥寥数 笔,画出了这位少女的无限柔美羞怯之态。令人不禁要怀疑如此小儿女家,竟有声 震梁尘的妙喉。然而,“盼盼乍垂袖,一声雏凤呼”,当她像贞元(785-805)间 名妓关盼盼那样乍一摔袖,席间便顿时响彻小凤凰一般清润圆美的歌鸣。这歌声嘹 亮清丽,竟使伴奏的器乐都有难以为继之感,以至于琴弦快要迸散关钮、芦管即将 为之破裂。而张好好的袅袅歌韵,却还压过“众音”,穿透高阁,直上云衢。白居 易《琵琶行》表现商女奏乐之妙,全借助于连翩的比喻描摹;此诗则运用高度的夸 张,从伴奏器乐的不胜竞逐中,反衬少女歌喉的清亮遏云,堪称别开蹊径。 一位初登歌场的少女,一鸣惊人,赢得了观察使大人的青睐。她从此被编入乐 籍,成了一位为官家卖唱的歌妓。未更人事的张好好,自然不懂得,这失去自由的 乐妓生涯,对于她的一生意味着什么。她大约到是满心喜悦地以为,一扇富丽繁华 的生活之门,已向她砰然打开——那伴着“主公”在彩霞满天的秋日,登上“龙 沙”山(南昌城北)观浪,或是明月初上的夜晚,与幕僚们游宴“东湖”的生活, 该有无限乐趣。最令诗人惊叹的,还是张好好那日愈变化的风韵:“玉质随月满, 艳态逐春舒。绛唇渐轻巧,云步转虚徐”——不知不觉中,这位少女已长成风姿 殊绝的美人。当沈传师“旌旆”东下、调任宣歙观察使时,自然没忘记把她也“笙 歌随舳舻”地载了去。于是每遇霜秋、暖春,宣城的谢朓楼,或城东的“句溪”, 就有了张好好那清亮歌韵的飞扬。这就是诗之二节所描述的张好好那貌似快乐的乐 妓生活——诗人当然明白,这种“身外(功业、名声)任尘土,樽前极欢娱”的 “欢娱”,对于一位歌妓来说,终竟只是昙花一现,并不能长久。但他当时怎么也 没预料,那悲惨命运之神的叩门,对张好好竟来得如此突然。而这一节之所以极力 铺陈张好好美好欢乐的往昔,也正是为了在后文造成巨大的逆转,以反衬女主人公 令人惊心的悲惨结局。 这结局在开始依然带有喜剧色彩:“飘然集仙客,讽赋欺相如。聘之碧瑶佩载 以紫云车(仙人所乘)”。 那风度翩翩、长于“讽赋”的聘娶者,就是曾任“集仙殿”校理的沈传师。诗 序称他“以双鬟(一千万钱)纳之”,可见颇花费了一笔钱财,故诗中以“碧瑶 佩”、“紫云车”等夸张之语,将这出“纳妾”喜剧着力渲染了一番。张好好呢, 大约以为终于有了一个归宿,生活拘检起来,正如传说中的天台仙女一般,关闭 “洞门”,不再与往日熟知的幕僚交往。“洞闭水声远,月高蟾影孤”二句,叙女 主人公为妾景象,虽语带诙谐,字里行间毕竟透露着一种孤清幽寂之感,它似乎暗 示着,女主人公身为侍妾,生活过得其实并不如意。 诗情的逆转,是数年后的一次意外相逢:“洛城重相见,绰绰为当垆”—— 当年那绰约风姿的张好好,才不过几年,竟已沦为卖酒东城的“当垆”之女。这令 诗人十分震惊。奇特的是,当诗人揭开张好好生涯中最惨淡的一幕时,全不顾及读 者急于了解沦落真相,反而转述起女主人公对诗人的关切询问来:“怪我苦何事, 少年垂白须?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此四句当作一气读,因为它们在表现女 主人公的酸苦心境上, 简直妙绝——与旧日朋友的相逢,竟是在如此 尴尬的场合; 张好好纵有千般痛楚,教她也无法向友人诉说。沉沦的羞惭,须得强加压制,最好 的法子,便只有用这连串的问语来岔开了。深情的诗人不会不懂得这一点。纵有千 种疑问,也不忍心再启齿相问。诗之结尾所展示的,正是诗人默然无语,在“凉风 生座隅”的悲哀中,凝望着衰柳、斜阳,扑簌簌流下满襟的清泪——使得诗人落 泪不止的,便是曾经以那样美好的歌喉,惊动“高阁”“华筵”,而后又出落得 “玉质”、“绛唇”、“云步”“艳态”的张好好的不幸遭际;便是眼前这位年方 十九,却已饱尝人间酸楚,终于沦为卖酒之女、名震一时的名妓。 这首诗正以如此动人的描述,再现了张好好升浮沉沦的悲剧生涯,抒发了诗人 对这类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苦难女子的深切同情。作为一首叙事诗,诗人把描述的 重点,全放在回忆张好好昔日的美好风貌上;并用浓笔重彩,表现她生平最光彩照 人的跃现。只是到了结尾处,才揭开她沦为酒家“当垆”女的悲惨结局。这在结构 上似乎颇不平衡。然而,正是这种不平衡,便在读者心中,刻下了张好好最动人美 丽的形象;从而对她的悲惨处境,激发起最深切的同情。 解释二:孤灯残月伴闲愁, 几度凄然几度秋; 哪得哀情酬旧约, 从今而后谢风流。 这是杜牧的爱人张好好写给他的诗,诗里有爱,爱重含愁,愁中又透着决然。 杜牧和湖州名妓张好好是在南昌沈传师的府上认识的。当时的的杜牧尚未成家, 风流倜傥,而张好好美貌聪慧,琴棋书画皆通。参加宴会时两人经常见面,张好好 倾慕杜牧的才情,杜牧爱上张好好的色艺双绝。他们湖中泛舟,执手落日,才子佳 人,自是无限美好。本应该留下一段佳话,让人没想到的是,沈传师的弟弟也看上 了张好好,很快纳她为妾。张好好作为沈传师家中的一名家妓,根本无力掌控自己 的命运,杜牧亦官位低微,只好一认落花流水空余恨,就此互相别过。 张好好出嫁时留下此诗,从此一入侯门。后杜牧在长安抑郁而死,张好好闻之 悲痛欲绝,瞒了家人到长安祭拜,想起相爱与别离的万般凄楚,竟自尽于杜牧坟前。 所以不是什么同情,是爱情诗篇。 创作背景 大和二年十月,杜牧进士及第后八个月,杜牧就奔赴当时的洪州,即王勃写 《滕王阁序》那个地方,开始了杜牧长达十多年的幕府生涯。其时沈传师为江西观 察使,辟召杜牧为江西团练巡官。沈家与杜家为世交,沈氏兄弟是文学爱好者,对 当时的知名文人都很眷顾,与杜牧的关系也颇为密切。杜牧撰写《李贺集序》,就 是应沈传师之弟沈述师所请。杜牧经常往沈述师家中跑,听歌赏舞,蹭饭蹭酒,还 对沈家中的一个歌女张好好很有好感,可惜主人对此女子分外珍惜,抢先一步,成 全了自己,将她纳为小妾,使小杜空有羡渔之情。大和八年,小杜在洛阳与张好好 不期而遇,此时的张好好已经沦落为他乡之客,以当垆卖酒为生。杜牧感慨万分, 写了一首五言长篇《张好好诗》。由于情绪饱满,不仅文笔清秀,而且书法更为飘 逸,为杜牧赢得了书法家的美名。从上述历史记载判断,《张好好诗》创作具体时 间是大和八年,即 834 年。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dumushicifanyi/1259.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