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创作代有佳篇这首元诗就不失为一首好诗

唐诗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历代有人评议过,说唐以后无诗。鲁迅也说过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大家似乎都把唐诗放在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地位。所谓宋人生唐后,开...


  唐诗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历代有人评议过,说唐以后无诗。鲁迅也说过“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大家似乎都把唐诗放在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地位。所谓“宋人生唐后,开辟真难为”,宋诗为了突破,以哲理入诗,并转而重词,都取得了自有风格的成就。到了金元,诗词式微,只好向曲发展了,于是在文学史上形成唐诗、宋词、元曲的丰碑。

  赵孟(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中年曾作孟俯,汉族,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元代著名画家及诗人,楷书四大家(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孟)之一。赵孟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渊源于晋、唐,却自成一家,后世称为“赵体”。他的画,也脱去南宋“院体”,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他也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

  这首《绝句》,虽然未曾点题,但是一看诗的具体内容就知道是描写暮春时节情景的。

  诗以时序开头,春光易老,不禁让人心生凄然,诗人于百无聊赖中掩门枯坐,形如金鸭的香炉点燃的香火,已剩下灰烬了,但尚有余温,给室内留下一些暖气。许是那燕子怯寒吧,在梁间虽已筑巢,但是却又不见飞来,因此庭院更冷寂了。只有落红片片,点缀着风雨中的黄昏。此景此情,也就更令人难免有“落花风雨更伤春”的难堪了。

  就诗看,可能是赵孟的题画诗,因而无题,而画意诗情,都呈现出一种闲情逸致的情调。诗里没有人物,只有落花、风雨、残香,构成了寂寞庭院的画面。但是诗的意境是充满静美的,诗的语言是婉约的,与唐人绝句中“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刘方平《春怨》)、“雨打梨花深闭门”(李重元《忆王孙》)同一情调。如以婉约的情致比较,赵诗又可与杜牧的《舒云亭偶占》相似:“芳草青青送马蹄,垂杨深处画楼西。流莺自惜春将去,衔住飞花不忍啼。”

  赵孟是画家,懂得用笔传神。他这首诗,就艺术的表现说,意趣和感觉都注重静穆、雅素之美,有如别人评论他的画风:“有唐人之致而去其纤。”而情致似于无情中透露出来的。所以“燕子不来花又落,一庭风雨自黄昏”,也有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韵味。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dumushicirenwupian/1064.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