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晚唐诗人

就要离开扬州了,杜牧心中忽然很不舍。自己明明一直期盼回到京城的,毕竟,在那里才能更好的为唐朝发光发热。 在淮南幕府主人牛僧孺为其特设的送别宴上,杜牧心不在焉地胡思乱...


  就要离开扬州了,杜牧心中忽然很不舍。自己明明一直期盼回到京城的,毕竟,在那里才能更好的为唐朝发光发热。

  在淮南幕府主人牛僧孺为其特设的送别宴上,杜牧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着。“牧之啊,你文采出众,气概豪迈,此去自然前程远大,我唯一担心的是……”说到这里,牛僧孺微微沉吟,欲言又止。“大人有何指教,晚生自当洗耳恭听。”“我担心你正值华年,不免流连风月......如若不加节制,因此伤了身体,误了前程,则未免得不偿失啊!”

  某夜,杜宿丽春楼,其间与一醉酒无赖为某花魁争执口角,我等设计将无赖引出,杜四更归来,无恙。

  幕主如此苦心爱护,杜牧心中自然大为感激。不过,既然都知道了,也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宴席散场,他便径直来到扬州的十里长街与红粉知己们一一话别。

  一般的御史碰上此类活动,也大都心照不宣,主动回避。可风流倜傥的杜牧不一样,歌舞宴乐实在太对他的胃口,怎么能眼睁睁得错过呢?

  正在宾主双方尽皆怅然之时,忽听一阵清脆笑声从湖面传来,杜牧循声望去——只见夕阳映照下,金子一般滚动的湖面上一叶轻舟荡漾在近岸的荷花丛中,船舷上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赤足嬉水,咯咯娇笑,说不尽的天真烂漫。船中央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无奈地摇着头,望向少女的目光中却满是宠溺。

  激动之余,也来不及多做铺垫,直截了当地问老妇人:“贵千金年方几何?可曾婚配?”然后指着杜牧道:“这有位大名鼎鼎的才子,对贵千金一见倾心,本刺史有意玉成此事,不知您意下如何?”

  更确切地说,几百年前大杜小杜是一家,他们有个共同的远祖叫杜预,就是那个文武全才,样样精通的西晋“杜武库”,杜甫是其十三世孙,杜牧是其十六世孙。杜甫一向对自己的远祖杜预崇拜不已。而杜牧不同,他不用仰望几百年前的老祖宗,因为在他眼前,就有个成就堪比先祖的爷爷——史籍《通典》作者、三朝宰相、太保致仕、歧国公杜佑。

  此外,杜家在长安城南终南山下还有豪华宅邸,“亭馆林池,为城南之最。”对自己的门第家世,杜牧当然也自豪的很:

  显贵的家世已经令旁人十分艳羡,论才华,杜牧也是所向披靡。杜牧23岁就写出了讽刺唐敬宗大兴土木的经典名篇《阿房宫赋》,雄文一出,立时名动京城。

  在今天,这篇名作入选高中语文课本,在当年,则直接让杜牧获得了进士“保送资格”。

  前几日啊,老夫上朝途中见有十几位太学生围在一起扬眉拍掌,兴奋异常。夫好奇心起,便过去凑了个热闹,你们猜怎么着?“怎么着?”——席上各位不禁追问。吴武陵却不动声色地把悬念更进一步:“结果呀,老夫竟也兴高采烈地加入了讨论,连早朝都没去上啊……”说到这吴武陵抬起头来,一脸的悠然神往之色,仿佛思绪又回到了几天前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在下孤陋寡闻,竟不知晓。”此语正中吴武陵下怀:“诸位官高事忙,无暇披览也属正常,所谓奇文共赏,不如由老夫为大家朗诵一遍,大家点评一二,亦是乐事一桩啊!”说到这,不待他人表态,吴武陵从袖中取出诗赋,便高声朗读起来:

  通篇读罢,不等吴武陵发问,大家便急不可耐,纷纷发表听后感言。见此情形,吴武陵趁势而上:“崔侍郎,若本次科考可见此等文章,当如何?”

  但最终结果是,杜牧并未当成状元,而是名列第五。因为吴武陵忘记先下手为强,前四名早已被其他达官贵人抢先预定。不过,这也很不错了。想想同样才华横溢的李商隐,出身寒微,考了五次才中。

  事实上,杜牧不仅壮志凌云,还追求文武全才。正如李白认为自己最大的才能在政治,杜牧则认为自己最大的才华在排兵布阵。

  但是人生怎么可能没有无奈呢,晚唐的“牛李党争”,不仅李商隐深受其害,杜牧同样难得幸免。牛僧孺系牛党首领,杜牧与其交好,后来则必然为宰相李德裕所不容,所以即使李德裕曾采用过杜牧的平藩妙计,却依然对他并不重用。杜牧绝大部分时间被外放为地方刺史,远离京城核心,军事层面的理想和抱负自然无从施展。

  这首诗一向因“青楼薄幸”四字而被大家津津乐道,浮想联翩,可又有几人读出了背后那无所事事,年华虚度的失落与自嘲呢?

  里面每一个字都那么的平和、醇美,有一种与命运和解后的夷然、从容。人生一世内,何必多悲秋。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这一生,已然足够洒脱自在。公元852年,五十岁的杜牧焚烧掉自己大部分诗稿,自作墓志铭,然后潇洒而去。诗至晚唐,多萎靡伤感,惟杜牧豪情不羁,俊爽峭健,如清人刘熙载所语:其诗“雄姿英发”,细读杜牧,人如其诗,个性张扬,如鹤舞长空,俊朗飘逸。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个图电子书用心读,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dumushicirenwupian/1168.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