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扬州梦——评杜牧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唐诗是五七言古体诗的高峰,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在唐代灿若星河的大诗人中,我最喜欢的除了盛唐的李白,就是晚唐的杜...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唐诗是五七言古体诗的高峰,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在唐代灿若星河的大诗人中,我最喜欢的除了盛唐的李白,就是晚唐的杜牧。

  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又号“杜紫薇”,生于晚唐,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是宰相杜佑之孙。唐文宗大和二年,26岁的杜牧进京赶考,高中进士,授弘文馆校书郎。此时的杜牧,可谓少年得志,天之骄子,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壮丽的锦绣前程似乎从此就展现在杜牧的眼前。

  杜牧出身名门,文采风流,诗赋俱佳,又兼有经济之略,还精研孙子兵法、善论兵事,像这样的一个人,若早生100年,在唐初开明繁盛之世,他或许也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一展自己自己报国安民的政治抱负,可惜命运偏让他生在了满目疮痍、支离破碎的晚唐。

  在封建时代,哪个正直的文人不期望能以数载寒窗换得尽忠报国,何况是文武双全,反对藩镇割据,渴望国家强盛统一的杜牧,何况他身上还有遗传自祖父的文人的铮铮傲骨,于是杜牧在朝堂上就无法做到见风使舵与沉默自保,无法随波逐流苟且偷安,这样的人自然就被人排挤不容于朝,从此他只能沉沦下位,先是下放至江西、宣州诸使做幕僚,后来,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又邀杜牧到扬州做自己的幕僚。幕僚是什么?就是州县的小官,如录事、参军一流,晚唐时藩镇割据,地方的节度使、观察使等都由武人军阀充任,杜牧就是给这些武夫军阀当幕僚,长达十多年,他的满腹救世抱负都只能凭着一介武夫的喜好,根本无法实现,所以杜牧郁郁寡欢,他不能以自己的满腔热血去实现理想换来天下百姓的福祉,他只有转身逃避,除了沉醉醇酒美人和放浪形骸,杜牧又能怎么样呢?于是就有了“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他只有沉醉、沉醉,最好一直醉下去,最好永远不要醒来------

  这首《遣怀》的前两句是杜牧对自己昔日扬州生活的回忆:一个落魄的文人,潦倒江湖,漂泊四方,走到哪里都不忘借酒浇愁;那些秦楼楚馆里的美人们,舞姿曼妙,撩人动情,浪漫的风流韵事自然不必细说。此诗第二句“楚腰纤细掌中轻”运用了两个典故:一、“楚腰”,指美人的细腰。《韩非子》中有云“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二、“掌中轻”,指西汉时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历史上赵飞燕与杨贵妃、西施、貂蝉、王昭君并称为“中国古代五大美人”,有“闭月随风羞花沉鱼落雁”之誉,《飞燕外传》上说她“体轻,能为掌上舞”。从诗的字面上看,两个典故,都是在夸赞扬州妓女之美,但请注意,杜牧这首诗的开篇就是“落魄”两字,仔细玩味这“落魄”两字,就不难看出,杜牧对自己一事无成、寄人篱下的遭遇是多么的慨叹和不满!

  所以,杜牧才又写下了“十年一觉扬州梦”一句,世事如梦,人生亦如梦,然而,人生也如梦初醒。十年表面上的繁华热闹,恍如隔世一梦;十年的沉醉酒色、放浪形骸,也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其实,每当午夜梦回,杜牧的心中就悲从中来,难以自已!

  可更悲更痛的是,“十年一觉扬州梦”却还“赢得青楼薄幸名”,流连风尘十年,蹉跎岁月,最后竟连流连的青楼也责怪自己负心薄幸!只要将杜牧与后世的大词人、北宋的柳永稍加对比,我们应该就能理解杜牧伤在何处痛有多深!

  虽然所处时代不同,但柳永与杜牧一样,同样是相门之后,同样英俊潇洒,同样文采风流,同样都混迹青楼,不同之处就在于,柳永得到了妓女们的爱戴,这种爱竟至死不渝;而同样流连风尘十载的杜牧,又留下了些什么?竟只换来了“青楼薄幸人”的恶名!

  这其实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柳永知道自己一生都仕途无望,所以他能将一腔赤子之心完全安放在偎红倚翠的俗世之中,他虽然也潦倒,但他坚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柳永并不痛苦,相反他在精神上是快活舒畅的。可杜牧却不是柳永,他人虽然身处烟花深处,美酒佳人,纵情畅饮,但他的心并没有在青楼驻足,他的心中依然燃烧着一展宏图的报国壮志,所以,他不能安心在扬州青楼里尽情风流,但最可悲的是,十年蹉跎岁月中,这个世界上懂得他的人,懂他的满腹文采韬略的居然是青楼的卖笑女子,每次心念及此,他怎能不痛不欲生?!

  台湾女歌手李丽芬有一首歌《爱江山更爱美人》,因为被作为台视版《倚天屠龙记》的插曲而广为传唱,其实,自古英雄男儿,都是爱江山也爱美人的,可是悲剧在于江山和美人往往不能两全,可杜牧的悲哀却在于,以他诗赋俱佳精研兵法善论军事的绝世之才,却既无法实现自己的壮志赢得江山,也不能在美人的温柔缠绵中忘却一切忧愁尽情销魂,时也性也命也,夫复何言?!

  十年光阴,蹉跎岁月,一场大梦醒来,不堪回首,杜牧终于告别了瘦西湖,告别了扬州这个烟花之乡,只是从此“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这首《题乌江亭》是杜牧的七言绝句。唐会昌中(公元841年),杜牧于官池州刺史时,过乌江亭,写了这首咏史诗。“乌江亭”即现在安徽和县东北的乌江浦,旧传是“楚汉争霸”时期,项羽失败自刎之处。

  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楚汉之时,“西楚霸王”项羽兵败突围来到乌江边,乌江亭长备好船劝他渡江回江东暂避一时,等待机会再图发展,可项羽仰天长叹,觉得自己无颜见江东父老,乃自刎于江边。 项羽人生这最后一幕“霸王别姬”葬送了自己的生命,也成就了他“英雄豪杰”的“英名”,后世许多史学家和文人感叹项羽的“英雄末路”,直到南宋,颠沛流离的一介弱女子李清照还写诗称赞项羽”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可是,面对世人几乎众口一词的称颂,杜牧在《题乌江亭》中写下了自己迥然不同的观点。

  这首诗一开头,杜牧就写道,战争的胜败是很难预料的,能够“包羞忍耻”,经受住失败、挫折等羞辱的考验才是真正的好男儿。 诚哉斯言,其实胜败乃兵家常事,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常胜将军,不只是好男儿应该经受得住失败、挫折等羞辱的考验,连真正的好女儿也是经受得住失败、挫折的考验的。

  2013年5月30日,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获哈佛大学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应邀在哈佛毕业典礼发表演说。奥普拉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说,哈佛校长德茹. 弗斯特去年年中打电话邀请她为本届毕业生演讲,当时她正处于自己“职业生涯中的最低潮”,她自立门户的“奥普拉电视网”收视率低迷不振,她几乎遭到美国媒体界一致看衰。面对这种失败的挫折和羞辱,应该怎么办呢?奥普拉告诉数千名哈佛毕业生和他们的亲友:“无论你取得多大的成功,挫折总是不可避免的。当你跌倒的时候,我请各位要记得:人生没有失败这档事,失败只是让人生转了个弯。”所以奥普拉仍然接受了哈佛的邀请,因为正是一时的挫败重新点燃了奥普拉追求成功的热情,她对台下的哈佛学子们说:“这就是关键,从每个失败中学习,因为每个经验和遭遇,尤其是自己犯的错,都会教导并迫使你变得更好。”

  尽管相隔千年,但奥普拉.温弗瑞和杜牧的看法不谋而合,他们英雄所见略同:胜不骄、败不馁,不服输、不放弃,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和英雄!

  所以,在《题乌江亭》的后两句,杜牧又提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充分论据:江东之地卧虎藏龙,人才济济,项羽如果能够忍受一时的“失败”回江东重整旗鼓以待良机,说不定有朝一日照样能东山再起,卷土重来,成就一代霸业。可是项羽忍不得一时之气,连生命都抛弃了,如此作为,实在有愧英雄之名!

  其实,杜牧说的一点也没错,人生和历史就是这样:韩信忍受“胯下之辱”自强不息终成一代名将;刘邦屡次失败,却不屈不挠、屡败屡战,跟项羽死磕到底,终成一代霸主;司马迁受“宫刑”,他“包羞忍耻”发愤著述《史记》终成千古绝唱;司马懿面对诸葛亮也屡次大败,但他不气馁、不放弃,坚韧不拔千方百计跟诸葛亮耗到底,最终活活拖死诸葛孔明,消灭蜀汉,开启了司马氏的一代霸业------如果他们都像项羽那样,忍不得一时的失败,放不下自己骄傲的面子,心灰意冷,一蹶不振,抹了脖子,哪还有后来的成功与辉煌?与他们相比,“西楚霸王”项羽死得如此羞愧无地,让人不胜唏嘘!

  这就是杜牧的《题乌江亭》,这就是杜牧,他用自己的一支笔,在诗中写出浪子落拓天涯的快乐与惆怅,后宫佳丽的骄纵和哀怨,帝王将相的荒淫和腐朽,更将历史作为一面明镜,反思人生百味和千古盛衰兴亡的规律,让千百年后的我们沉浸其中,久久回味!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dumushicirenwupian/1222.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