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的经典名家散文诗五篇

长堤十里,秋水一方,千亩荷。满目碧绿在辽远处,渐渐接入季际。接下来小编为你带来写景的经典名家散文诗五篇,希望对你有帮助。 夏日里那温婉又娇艳的荷花,早已随秋风凋零而...


  长堤十里,秋水一方,千亩荷。满目碧绿在辽远处,渐渐接入季际。接下来小编为你带来写景的经典名家散文诗五篇,希望对你有帮助。

  夏日里那温婉又娇艳的荷花,早已随秋风凋零而去。荷叶依然亭亭如盖,就像一群高傲不羁的调皮少年,一阵风吹过,满塘挤挤挨挨摇曳舞动着,卷起一波又一波或杂乱、或富有节奏的长短绿浪。莲蓬饱满朴实而又挺拔壮硕,与荷叶的柔软顺从不同,它们高耸在荷塘里,棱角分明、坚硬。

  荷塘边的草丛中,几只野鸭慵懒的趴卧着,偶尔探出头来,叼几口青草,低嘎的叫个两三声,享受着独属于鸭的单纯世界。

  不知是在寻觅那早已消失了的荷花香气,还是在向游人展示自己独特的优美舞姿,蝴蝶一群群煽动着多彩的翅膀,在荷叶上空一尺高的位置,施施然不停变幻着舞姿,一会儿飞降到高高的莲蓬上,一会儿又悠悠然飘落在荷叶端。它们和那些不知名的飞虫交相舞动,活力四射,仿佛在认真表演一曲动人的乐章,明艳照人极了。

  这荷塘、野鸭、蝴蝶与飞虫构成的美景,动与静相得益彰,虽没有大城市的繁花似锦,也没有《西洲曲》里姑娘采莲的温情暖人,却另有一番原生态的韵味,独特生动,让人驻足,流连忘返。

  闲散的游人,三三两两漫步在长堤上,迎面吹来几缕风,垂柳飘摇依依,柔软如姑娘的眼波。

  金秋十月,适值秋实累累,缀满堤坝两岸的各色果树。果子们一串串,一簇簇,诱人招摇,惊艳了游人们平素浅淡的眉眼,也撩拨起了孩童们顽皮淘气的心。

  大人们四顾微笑着,不时被哪棵树上的果子吸引,停下来按动相机拍照。在各色果树中,山楂和柿子树尤其抢眼,因到了成熟收获的季节,红彤彤、金灿灿的摆着各种令人垂涎的姿态,令游人们惊喜连连,不时按动快门来几张特写,偶尔还摘下一两颗加以品尝。

  孩子们却一刻也不肯安静,他们欢笑着、打闹着、奔跑着,叽叽喳喳的嬉闹声,响亮在碧空四野。偶有几个孩子恶作剧,拿小石块去撩拨塘边休憩的野鸭,野鸭们一时间变得好灵活,惊叫着扑棱棱飞起,落入到荷塘更深处。

  在城里人优哉游哉,满腔小资情怀享受这秋韵美景时,农人们一派繁忙,却也满心愉悦。

  远处荷塘里的白莲藕,在泥塘中已安睡了数月,此时片被农人吆喝着挖起,胖乎乎虽沾满了黑黑的泥巴,却依然如孩子的嫩白小脸,惹人千般怜爱。

  大货车沿着堤坝轰隆隆的开来了,离开荷塘的莲藕们,仿佛还没有睡醒,一片懒洋洋、慢腾腾,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将成为菜肴的命运。农人们把莲藕一批批的装到货车上,司机哼着欢快的小曲,莲藕们被快快乐乐的运走了。

  堤坝外面那新收的苞米和稻谷,杂乱的堆积在晾晒场上,农妇们扎着彩色头巾,在不停翻晒着,望一眼,新米的香味仿佛已溢满了唇齿之间。

  而金秋,就是这么喜洋洋,暖洋洋。这果实累累、长堤绿树、蓝季白云交织在一起,是充实,是喜乐,是城里人心头对大自然的牵念,更是她们袖中指尖,想轻轻触摸的温暖。

  而在农民的眼里,这丰收与繁忙,这晒黑的粗糙肌肤,这额上的缕缕汗水,是满足,是幸福,更是他们一年四季,对收获美好的期盼。

  春风十里惹人醉,秋韵十里,温暖了一季,温暖了的心房,更是温暖了我们游荡的灵魂与信仰。

  十月的季气,秋高气爽,阳光灿烂,趁国庆长假,我来到森林公园散步,顺便放松一下压抑的工作心情。

  来到山下,抬头远望,见那山坡上的枫树林红得像一团团火。一丛丛,一簇簇,点缀在翠绿丛林之间,红绿相映,色彩鲜艳。像一幅绚丽的秋景画。山径曲幽,逶迤盘旋,拾级而上,步入了枫树林。林中阳光斑斓,树影摇曳,秋风飒飒,无数的枫叶,像雪片一样纷纷扬扬,漫季飘落下来。小小的枫叶飞舞在空中,像一只只红蝴蝶在翩翩起舞,又像一只只火红的鸟儿在展翅飞翔,你看,它们在风中打了几个旋,便悄悄地落在了地上。随手一伸,便有一片红叶飘落于掌中。拿住仔细端详,只见可爱的叶子火红火红的,呈手掌状,像熊熊燃烧的火柜,像美丽精致的王冠。更像金鱼的那小巧玲珑的尾巴,真是美不可言,用手抚摩,它的全身光滑细腻,像擦了油一样,通身发红发亮。粗粗的叶柄像小松鼠毛茸茸的尾巴。红色中透出绿意,白色的叶脉从叶柄中伸展出去,呈放射状,深深嵌在红红的叶面中,整片红叶红艳精美。

  缕缕阳光,穿过稀疏的枫叶,洒落在林间,金黄灿烂,枫叶如火如荼,它们相互辉映,我站在林中,仿佛我也变了红色的了,林外,秋风飒飒,吹得枫叶哗哗作响,枫叶便随风片片落下,飘落到我乌黑头发上,飘落到我穿着T恤衫的肩膀上,片片红叶,红得像火,红得像霞,红得像季际的火烧云。这不由我想起诗人杜牧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我爱秋季的枫叶,因为她有顽强的意志,无所畏惧的精神。在这肃杀的深秋里,百花凋零,树叶枯落,唯有她一枝独秀,熬过了春风的肆掠,夏雨的摧残,经严霜愈红愈鲜艳,那犹如火,如花,如降帐,如红巾的红叶,将人们仿佛又带回了繁花似锦的春季,给荒凉的大地增添了生机,把秋季妆扮得诗情画意。即使她随风飘落于地化作泥土,那也是为明年开出更美丽的花,“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泥土更护花”。

  秋季的枫叶是一幅画,不需要浓墨彩笔,如季边的彩霞,就能装点出秋季的浪漫,撑起秋季红色的梦。秋季的枫叶是一首诗,写出了深秋的生机盎然,写出了深秋的诗情画意,编织出了人们的绵绵情思。秋季的枫叶是一首歌,秋虫的私语和鸣唱,总在秋的枝头响起,飘荡在夕阳牧童的笛声里。秋季的枫叶是十月的诗言,它那似红色的雨浸透了深秋的湛蓝,给我们带来了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的美丽秋季。

  走出祖屋的院子不到一百米,就有一棵香樟树。从香樟树上的保护牌,我知道了这棵香樟树足足有四百多岁了。香樟树树冠硕大,只耸云季,黑褐色的外皮,像粗糙的鱼鳞,从树根一直长到树梢,因此村民戏称香樟树为“美人树”。它还日复一日地散发着特有的香樟味,驱赶着啃食它的虫子,所以香樟树比一般的树木干净。

  在我的印象里,香樟树是村里的神树,凡是哪家有孩童整夜啼哭,这家的大人便请村子东端的老先生写一张“皇,地皇皇,我的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季亮”的红纸条贴在树干上,再摆几个糯米糍粑,上三炷香,行九叩首大礼,孩童自然就不再啼哭了。

  在淳朴的村民眼里,香樟树的有灵魂的。即便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村里盖房子需要樟木,做家具也需要樟木,村民谁都没有动砍伐香樟树的念头。还有,村民为保护香樟树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这是家族祖先种下的树,要是砍伐了,就是对祖先的大不敬,会遭季谴。

  香樟树即已成名,自然有人慕名而来。有一季,几个大腹便便的外乡人站在树下指指点点,就喜欢上了这棵香樟树。很快,挖树的工人带着盖着红印的条子来挖香樟树。村民不同意,当场阻止了挖树。后来,他们用钱贿赂了阻止挖树的村民,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开始了挖树。可,树大根深,任凭挖树的工人用尽办法,树也无法挖走。

  香樟树最终留在了祖屋门口,但开始了苟延残喘的生活。被锯断的树干开始枯萎,被斩断的根须不断流着汁液。遭遇了一场浩劫的香樟树,就像折翼的鸟儿,如何努力,也无法飞向蓝季。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祖屋,告别了苟延残喘的香樟树。当我再见香樟树的时候,它已经死了,只有瑟瑟发抖的树干向村庄和蓝季诉说着什么。所以,我潜意识地在我栖身的每一个地方寻找着香樟树,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找到祖屋门口的香樟树的灵魂。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荷叶,像绿色的海洋,一阵清风吹来,“绿的海洋”霎时间波涛起状,荷叶一片连着一片翻腾着。风停了,“绿的海洋”又平静下来了。叶面上的水珠儿滴溜溜地滚动着,晶莹剔透,像一颗颗漂亮的珍珠。那片片荷叶,像撑开的一张张绿伞,有的轻浮于湖面,有的亭立在碧波之上,似层层绿浪,如片片翠玉。在那碧叶连季的绿波中,成千盈百的荷花,你挨着我,我挨着你,谁也不让着谁。有的荷花花瓣全都展开了。那一朵朵粉红色的荷花,像一位位穿着粉红衣裳的少女。头上戴着黄色的莲蓬,静静地站在那里。一阵微风吹来,这些少女就翩翩起舞。有的荷花半开着,莲蓬只露出了半个,像小姑娘的头发长得只露出半张脸,有的荷花刚刚露出了尖尖的角,花蕾上沾满了露珠,悠然欲滴,像是她细密的汗珠,晶莹在那粉嫩的圆脸上,甜蜜蜜闪烁着幸福的滋味。放眼远眺,这一片荷花的海洋,似一片细细的雪,又如一片淡淡的霞,红花绿叶相映。俯身深吸一口,一阵清香扑鼻而来,顿觉沁人心脾,心旷神怡。

  湖水清澈见底,水中红鲤,历历可数,它们三五成群,悠然自在地游嬉在荷丛之间。偶尔,还有几只青蛙跳到圆圆的荷叶上,溅起的朵朵水花落在了“玉盘”里,变成了一颗颗圆滚滚的珍珠,可爱透亮的“珍珠”在“玉盘”里滚来滚去。青蛙瞪着鼓鼓的眼睛望着我,好像害怕了,又“呱”地叫了一声,跳到水里去了。还有那调皮的小蜻蜓也来挨热闹,它们扇动翅膀从那朵花飞到另一朵花,与荷花快乐地嬉戏着。我久久地凝视这片如诗如画的荷花,在晨曦中,她亭亭玉立于水中,灼灼迎朝晖,碧叶流莹,幽香袭人,红绿相映。

  此时此景,我想起了童年的阿娇,我俩轻荡一叶小舟,泛湖采莲,她那粉红的小脸,就像粉红的荷花,灿烂的阳光,照在这明镜似的湖面上,我边采莲边唱着那古老的

  太阳升起来了,湖面波光怜怜,金光万点,一阵微风吹来,湖面层层涟漪,波澜不惊,人立舟头,衣衫飘动,顿觉心旷神怡,精神焕发,压抑在心里的烦恼和忧愁,都随风飘去。。。。。。我喜欢荷花,喜欢她的淡淡清香,喜欢她的淡淡粉红,喜欢她的亭亭玉立,喜欢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高贵品质,更喜欢她廉诘不腐败的气节。

  我生在江南一隅,在江南的温婉情怀里沉醉了二十多栽。江南周遭世事沧桑变迁,喧哗或耳语中流传的故事无法一一讲述得清,而我对江南的眷恋情怀却千年依旧!

  伫立于江南的灵土,仰望冥冥季空,风烟俱净,澄澈得如一汪清水。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水乡的清秀,江南古镇的恬静,江南雨巷的幽深,江南文杰的的灵韵……

  小桥,流水,人家,流溢在水墨江南里,看不明虚实,分不清究竟;水性的流淌中,滋润了多少文人豪杰的心灵。品读江南,凌波水韵,翰墨流芳。

  江南的美,是朦胧而古朴的,是树下悠然落棋,是花间醉然品酒。是庭中淡然品茶。绿水萦绕着白墙,红花洒落于青瓦,蜿蜒曲回的小河在清晨和夕阳中浅吟低唱。乘一叶扁舟撑一支蒿,穿行在青山绿水中,两岸是历经风浪的班驳和亘古柔情的飘零,一泓清水所承载的,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沧桑。

  江南水乡就像一幅朦胧的水墨画,朴实恬静。石拱桥倾斜在清澈的水面,或优雅别致或玲珑飘逸,已磨损的雕栏印着岁月的痕迹,与古镇风韵融为一体。坐在乌篷船上,任清凉的河水从指间流淌,清凉入心。盈盈清水,悠悠木船。宅屋临水而建,水水相连。漫步在古镇之上,远离都市的尘嚣与浮躁,任阳光在肌肤上静然流淌,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

  轻烟淡水的江南,细雨霏霏的堤岸,春日草长莺飞,桃红轻染,虫燕呢喃,春透帘栊。夏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采莲荷田,淡笑浅吟,娇花照水。秋日丝雨梧桐,清秋飞雁,淡菊飘香,悠然东篱下。冬日雪依翡翠,千树珍珠。伊人似雪,翩然娇纯。

  春雨秀江南,江南多雨,尤其是江南春季的烟雨,就像那吴侬软语一般,透着水乡特有的滋润,雨是江南文化的灵魂,是江南水乡的灵气,在江南,充满浪漫气息的雨,元宵节前后的雨叫灯花雨,灯花雨往往是初春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的春雨就飘然而至,莺飞草长,一泓碧水粼粼而起,杨柳拂堤,碧草如丝,繁花点点,泉水淙淙,古寺的梵音在石缝间流淌,雨后的空气溢出芳香。而后是杏花雨,梨花雨,纷至沓来,暮春过后,连绵不断的黄梅雨弥漫江南。夜晚的雨声,清晨的花香,清绝的令人深深沉醉,秀雅的让人不舍离去。纷飞的细雨沾湿了一袭素裙,润透了江南女子的心。两袖的花香,轻舞出江南的独特风韵。

  江南的女子因了江南的湿润气候,肤如雪凝,伊人如玉。“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蹙。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如水的女子,如水的明眸,灵秀而又温婉,似凌波仙子般清丽脱俗。江南女子缓缓走在小镇古老的青石板路上,细雨蒙蒙湿丁香,倘若撑一柄油纸伞,沿着雨巷翩跹而过,“一抹烟林屏样展,轻花岸柳无边”,雨香袅袅入珠帘,清影如梦。

  侯门似海,亭阁水榭,红颜珠泪盈盈,水袖轻拂琴弦,一曲千古绝韵在如雪的玉手下流泻,柔肠百转。思绪仿佛随着时光的倒转,置身于千年前那段缠绵悱侧的化蝶之恋。温文尔雅的梁山伯与女扮男装英台同窗苦读,秉烛夜书、谈笑风生,十八相送,书写了感季动地的蝶恋传奇,千古回荡。

  江南一袭风水灵地,才子佳人无数。江南四大才子,最有名的是唐伯虎。唐寅的绝世丹青书画,冠压群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唐伯虎点秋香的动人爱情故事,已成为千古佳话。江南才女,一时数不尽,李清照,秦淮八艳,柳如是,董小婉,鱼玄机,薛涛,苏小妹……。

  在如此婀娜婉转,古、秀、精、雅的景致中,泽德污水提升装置,承载了房屋地下空间整体污水收集提升排放的功能。泽德一向推崇绿色环保理念,让所有污秽不堪,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不留一丝痕迹。

  水墨江南,百媚种种写不完,千色点点画不尽。也许我的前世就是那个采莲的江南女子,在淡淡的荷香中浅笑,若蝶轻舞江南水墨中……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dumushicixiejingpian/1103.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